英豪5·平台·注册·登录|娱乐首页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21-07-02 22:39   
一个妈妈和孩子讲:「孩子,你考 0 分,考 100 分都是妈妈的孩子,妈妈都爱你。
 
妈妈不会因为你考 100 分,对你的爱就更多,也不会因为你考 0 分,对你的爱就变少。妈妈爱你和你的分数无关。」
 
感动不。这样的爱,我想是每个人的渴望。
 
然而现实是,不管我们自己多么渴望被如是对待,当面对孩子的糟糕分数,都很难耐受其中。
 
的确,毕竟是亲爸亲妈,着急不可避免,无法耐受也是现状。但我们可以将不好的成绩和孩子分开,不让自己成为孩子内耗的一部分,这个我们也许可以做到。
 
孩子学习不好和孩子不好
是两个事
 
 
一个孩子爸爸讲四年级的女儿数学考了 59 分,女儿怕妈妈说她,于是找爸爸签字。
 
请问,如果是你的孩子四年级数学考了 59 分,你会如何应对?
 
也许孩子考 95,多数家长的反应是:
别的孩子考得更高,这又差哪儿了?
考 95 高兴个啥,你看小明又考了 100。
四年级就 95,初中将就及格……
 
我真希望是我想多了,我也相信很多妈妈会正向激励,帮助孩子看到差距,让孩子欣然接受。
 
但我想再佛系的父母面对 59 分,也很难淡定。
 
 
 
也许这个爸爸内心也有想自己小学从没这么低过,但他稳定住自己,做了如下回应。
 
爸爸:孩子,你进入职场,没人会记得你读书时哪一年哪次考试考了 95 还是 59,这个分数没那么重要。考试分两种,一种是选拔类考试,比如中考高考,一种是检验类考试,比如平时测试。那你说这次考试是哪类的?
 
孩子:检验类的。
 
爸爸:嗯,那你班最高多少分啊?
 
孩子:100。
 
爸爸:那你班这些考 100 的孩子就没必要参加这个考试!因为他们什么都没检验出来……
 
你看你,一次考试就检验到了 41 分的差距,你把 41 分的差距找到,你就是全班在这次考试中收获最大的那一个……
 
 
我相信每一个孩子听到这些话语,内在的不安、不及格的羞耻都会被卸载。然后就是轻松的再次面对和投入学习。
 
因为父母对分数如此轻松的态度,会将孩子和分数剥离。
 
这会令孩子内在感受到——噢,原来我说了真相也没怎么样。这会令他把更多真实落到现实,更多头脑里的想法带到现实,在一次次的体验中他坚定地看到,自己和成绩是两回事。
 
好比一个孩子说,我抑郁了。你和他讲——看起来,你的情绪不高。
 
如果他讲,我是游戏成瘾的人。你说——看起来,你很喜欢游戏,打游戏在你生活中用去的时间有点多。
 
如果他说,我是个学渣。你说——听起来你的成绩不大理想......
 
这样的回答,就把孩子的某个行为和他的身份进行剥离。因为改变一个人行为、习惯容易,而一旦身份确定了,想改变就很难。
 
 
比如将学习不好和他不好融为一体,情绪不好和他不好融为一体,那他就很难看到自己的边界。
 
「我不好」会成为其内化的父母对他的限定、责备与攻击,会成为其限制他内在成长、向外拓展的魔咒。
 
这也解释了,为何有些人无论外人眼中如何功成名就,但内部对自己却有很低的评价。这句话换个说法就是外界无论多高的评价,也抵不过内在对自己的打压。
 
开篇的妈妈和这个爸爸对待孩子,给了我们很好的示范。
 
孩子不好和成绩不好,是两回事。
 
当被如是对待,孩子更有可能带着对自己的好感受,投入对外部包括学业在内的各种挑战中。
 
 
 
反之,孩子则会将部分能量用于消耗在应对内在的坏感受上。那用在学习上的力被消耗,留给学习的自然就少了。
 
曾老师说,所有的问题,都是「注意」的问题。
 
孩子的问题,我们也许帮不上别的忙,但我们可以不放大问题致其固着,我们可以把注意放在其行为习惯上,而不是放在他这个「人」本身上,这点我们是能做的。
 
帮不上孩子学习,我们可以选择不让自己成为孩子内耗对象,助力其更好的投入外部世界。
 
 
人类大脑
只有在安全的情况下
才能更好的开展工作
 
 
人类的大脑要在人类最恶劣的情况下,保证生存。
 
想象一下,人类祖先在大草原上猎食,随时要警惕各种猛兽的侵袭。如果没有恐惧警觉和提醒,人类可能早已灭亡。因此,几百万年的进化令人类的这个基因被留存。
 
 
危险来临,大脑警报被激活,大脑中通过神经细胞中的化学物质控制全身。
 
当警报拉响,高级大脑、理性思维暂时关闭,身体出现战斗、逃跑、木僵三种状态。
 
这就不难解释,去年疫情期间武汉封城前一些人的逃跑,是危险关闭了其社会参与系统。当理智、思考关闭,当下只有一个反应,逃。
 
不管人类如何进化,社会如何发展变化,几百万年进化的基因还在,人依旧是大自然界的物种。大脑基本结构也没有改变。
 
如父母对孩子总是动辄得咎,孩子内在经常感受到的是惊恐、不安,随时处于防御,内在不宁,如何投身学习?
 
也许你会反驳,虎爸虎妈采取的都是高压……
 
仔细思考其中逻辑,他们采用的策略是制造和利用孩子的恐惧。
 
恐惧也许会令孩子暂时放下眼前的游戏、集中注意,以达到父母要求。但内在积攒的却是不好的体验。
 
遗憾的是,当内在的负向情绪体验累积到一定程度,短期效果也再难维系,铺天而来的则是持久的对抗、逃跑、木僵。
 
物质如此丰富、书多得读不完的时代,越来越多的青少年休学,自伤、自残甚至自杀,就是大脑长期处于危险状态的极致表达。
 
既然不能直接表达、对抗,那就以隐匿的方式不惜伤害自己,或干脆罢学、罢命,启动自恋式自我攻击,彻底从学习、生活、生命中退出...... 
 
也许平时没有任何迹象,当人格的面具再也戴不住,摘下等同于「撕」毁一切。
 
 
恐惧本是用来应付危险的,而为人父母打着为孩子好的旗号,不惜制造和利用恐惧,恐惧带来的短期效果注定失效。
 
因为大脑的构造是越安全、越放松,越愉悦、越能进入学习。
 
孩子成绩好不好,不是父母能干预的,父母能做的就是在此时稳下来,离成绩远一些,特别是离较差的成绩远一些。回身关注亲子关系和夫妻关系。
 
因为内在安静的孩子,成绩才更有可能优异。
 
而孩子的内心是父母造就的,这样的孩子背后一定有一个情绪稳定的妈妈和比较和谐的家庭。
 
 
放下焦虑,让他成为他
 
 
一个初三的孩子在房间做作业,爸爸在客厅看手机,妈妈从厨房出来到儿子房间:
 
你做作业,就不要搞手机,对自己负点责任,快做...
 
转身看到老公,吼道:你不要整天看手机啊,给儿子做点榜样好不好!
 
 一会儿又跑去儿子房间:这么长时间怎么就做这么一点点,你在搞什么,初三了!
 
 一肚子火没处撒,又去喊老公:孩子都初三了,你多少要管一管,工作忙、工作忙,这个家又不是我一个人的……
 
这样的夫妻关系,亲子关系,孩子能安心学习吗?
 
每一对父母都希望孩子少走弯路,以后能过上相对舒适、轻松的生活,学习成为万千父母的眼中钉。
 
然而, 孩子学习,家长几乎是帮不上忙的,但不干点啥,又没有办法耐受,于是制造焦虑和麻烦,把家弄的没有安定的时候,成为多数妈妈的无意识选择。
 
可事实是,孩子在这样的环境内在早已被家长的焦虑塞满。
 
从精神分析的角度看,这是反向形成,背后充满对孩子敌意的攻击,怕被抛弃的恐惧......
 
不妨试着再去分析分析。听了这些分析,你还能随意制造焦虑和恐慌给孩子吗?
 
我们小时学不学习都是自己的事儿,现在的学习是全家、甚至全社会的事儿。
 
于孩子,学习似乎只和他们有一点点关系。学习的多数责任被分担走了。
 
留给他们的是被学习,多数还背负着成人的未竟理想。
 
 
遗憾的是当希望另一个人来实现我们的愿望,实际是在放弃自己,这是非常融合的。
 
身为父母也许忘记了一件事,每一个孩子,都是独立的个体,不是我们的延伸物。
 
前几天看到一个视频,一位老师打电话给一位爸爸去学校谈话,说孩子近期成绩下降得厉害。
 
这位爸爸问,你如果向我道歉电话就行了,去学校就算了。
 
老师诧异。他说,你拿着国家给开的工资,教学生,没教好找家长算账,我没去投诉你让你下岗就不错了……
 
当然这只是个笑话,但道出了事实。
 
 
 
身为父母总是要为孩子扛起点什么的, 如果什么都不扛,外界所有焦虑都传导给孩子,还要我们做什么呢?
 
如果你是孩子的父母,爱孩子,就不要做老师的延伸、孩子的监工。
 
你可以给他规则,给他爱,给他成长空间。绝不能因为外人一句话,或某次考试的分数,就和他敌对。或因为自己有未竟理想,就不顾他的想法,执意让他实现你的理想。
 
孩子在学校已经够焦虑了,天天上班,晚上加班,周末加班,假期加班,至少 12 年,而且几乎天天有考核,这个考完那个考。考核不够好,还要被批评,责罚,白天有,晚上有......
 
妈妈是家里的情绪中心,妈妈的情绪越稳定,孩子心越安,家越和谐,孩子才能更投入。
 
 
还原亲子关系的清爽,让学习只是学习,让你是你,他是他,我想,孩子是能搞得定学习这么小的事。
 
要想还原清爽,让学习如其如是。父母们也需要成长,需要被理解、被看到、被支持,而不是被焦虑、被指责。
 
Copyright © 2022 [腾越平台]网站版权所有